認識關渡

1. 關渡古名

關渡的地名有她多樣的面貌,最早於一六二九年西班牙人直接稱此地域的淡水港為CASIDOR。一六八四年,杜臻撰《澎湖台灣紀略》及一七一七年的《諸羅縣志》稱為「干豆」。同時期,郁永河的《神海紀遊》及《裨海紀遊》稱為「甘答」。三百多年前平埔族的凱達格蘭人稱呼這片土地為「Kantou」。

一七三二年,吳廷華在「社簝雜詩」中稱為「墘竇」。黃叔E在《台海使槎錄》稱為「肩脰」。一八六○年,林逢源在「淡北八景詩」中稱「關渡」,《台灣府誌》亦稱「關渡」。後來,陸續出現「干脰」、「關杜」、「關豆」、「官渡」等相近音名,而日據時代卻稱「江頭」,取江邊隘頭之意 。

2.地形和地貌

關渡平原為台北盆地內之沖積平原,昔日台北盆地尚為一鹹水湖時,關渡平原則是一片湖床。後來由於海水而下降,海水自關渡隘口退出盆地,基隆河及淡水河繼續沖積而造成今日之關渡平原。平原的地形大致由北向西南漸低,地表水也循此方向流動,平原內的地勢十分平坦。水鳥保護區位於西側的低地,由於左勢過低,地下水面相對較高﹔並由於位在感潮區內,漲潮時海水湧入,河水無法流出,常有積水,便形成沼澤區。

關渡自然公園預定地北有中港河圍繞,南有關渡堤防包圍。堤防外隔著一條狹窄的潮流溝,是一片寬廣的草澤區,東西寬達一千四百公尺,南北長約五百公尺,最高僅0.4公尺。這一片廣大的草澤內,還有許多潮流溝,在漲潮、退潮的時候彷彿河道一般。高潮或大潮期間,草澤常被淹沒。這一片草澤已依據文化資產保存法劃為自然保護區,依法加以保護。草澤的南側是基隆河主河道的流路,在草澤區的西端匯入淡水河。草澤南方,隔著基隆河與士林區的中洲里相望。中洲里周圍則有社子堤防護岸。

淡水河的西岸是台北縣的八里鄉與五股鄉。獅子頭附近是高約六十公尺的台地。向南的溫子川右岸,則是與中洲里相似的砂州地。 至於關渡自然公園鄰近一千公尺內的高地,則有關渡宮背後的山丘。這座山丘最高約達五十公尺,山丘頂已建有馬偕護校、基督教宣聖神學院等。這塊高地呈狹長的三角形,尖端指向自然公園的西翼,三角形的尖端就是關渡宮、玉女宮與黃帝神宮等廟宇的位置。

(本文取材自台北市野鳥學會編,關渡生態之旅。)

3.地質概況

關渡平原區內的地質均屬於現代的沖積層,附近山區的地質環境主要是北邊的更新世火山岩(凝灰角礫岩),以及北投貴子坑一帶出現的中新世沉積岩區。地質構造上,平原的西北緣有金山斷層通過,金山斷層被認為是新莊斷層的延伸,自金山、中角延伸至關渡,大致成東北-西南的走向,經關渡後繼續向西南接上山腳斷層及新莊斷層。此斷層為一逆掩斷層,即東南一側為斷層的上盤,也就是上升側﹔西北側則為下降之下盤。

(本文取材自台北市野鳥學會編,關渡生態之旅。)

4.候鳥的驛站

淡水河河道至關渡成漏斗狀,是觀察過境水鳥與冬候鳥的最佳去處。最佳的觀賞季節以每年九月到翌年四月,尤其四月下旬為春季遷徙性鳥類過境的顛峰期,鳥況尤為精彩。其中以鷸造字圖科鳥類的種類最多,鷺科、雁鴨科、鷗科等次之。棲息在沼澤的水鳥會受潮汐漲退的影響,漲潮時潮間帶會被淹沒,水鳥便會紛紛飛離,有些進來堤防內的草澤,有些則停棲在紅樹林上。站在河堤上可以很清楚的欣賞牠們整理羽毛或覓食的專注身影。享譽文壇的自然生態作家劉克襄曾在這裡進行為期甚久的自然觀察,他稱這裡為候鳥的驛站(劉克襄,1984)。鳥友們稱這裡為鳥類伊甸園。

5.對外交通

地理上關渡位於台北市的最西處,緊鄰台北縣。若依行政區域分類,關渡屬於台北市北投區關渡里,往南距離台北市中心約二十公里,往北距離淡水鎮約八公里。連外的交通方便,大度路向左可往淡水、三芝、石門等地,或經關渡大橋達五股、林口。如今更有捷運系統淡水線經過關渡的東部及北部,可於關渡站下車,步行數分鐘可達本區。

建議參考文獻

郭智勇著. 1995. 台灣紅樹林自然導遊. 大樹出版.台北市.

台北市鳥會、地靈國際工程顧問公司. 1996. 關渡自然公園檢討修正計畫報告書. 台北市政府.

台北市野鳥學會. 1998. 關渡生命. 晨星出版. 台中市.

王惠姿、周大慶著. 1999. 台灣賞鳥地圖. 晨星出版. 台中市.

邵廣昭. 1999. 關渡自然保留區及關渡自然公園生物資源變遷之研究期末報告. 台北市政府.

6. 關渡的紅樹林

作者:陳健一

關於紅樹林在關渡陸域出現的源由,始終是一個謎。有人說早在日人據台前的數十年前,已有人從外地移種紅樹林;有人說是自海飄入淡水河口,下種在淡水河下游的關渡一帶。說法眾說紛云,卻無法具體獲知紅樹林的確切落腳原因及時間。但是有個事實是,日據時期關渡沼澤地主要的植物是蘆葦,以及人工植栽做為繩子的茳茳鹹草。距離現在一百多年前的十九世紀中旬,清政府的「淡水廳志」中有一幅關渡圖繪,也未把紅樹林畫進去。凡此都說明紅樹林進入淡水河口、是近幾十年的事。若更誇張估計,大概是近五、六十年,才逐漸茁壯,拓展成整片的紅樹林純林。

關渡的紅樹林是臨海河口半鹹水環境成長的樹種。對於沼澤生態維持,有一定的功能,目前列為禁伐、保護的植株。這裡想提醒的是,紅樹林適合生長在沼澤環境;關渡前的淡水河沼澤,近數十年,拓增更多,該和淡水河上游流下來的淤泥增加有關。淡水河歷經二、三百多年人為開墾,上游水土保持功能脆弱,每遇大雨,淤泥傾瀉而下,有些就在淡水河下游兩岸淤積下來。下游淤泥多,河的兩岸形成沼澤的機會變大;其間,早期河邊的蘆葦留住部份上游流往河口的淤泥;接著紅樹林的進佇,其抓土、橫阻流進來淤泥的功能更強;因此,我們看到紅樹林所在的河川環境,淤泥更多,沼澤範圍更廣;接著沼澤又引來更多紅樹林,使下種、成長、茁壯……。於是關渡的紅樹林,也就和河川旁的淤泥,演繹著一組共生的生命圖象。

參考資料:http://e-info.org.tw/reviewer/oscaric/2002/os02012901.htm

7.關渡宮之歷史

關渡宮原名靈山廟,建廟的時間有兩個說法,一個是康熙五十一年,西元一七一二年,而另一個則是清順治十八年,西元一六六一年。這兩個說法都有人流傳,因此建廟的時間我們也不清楚,不過我們卻可以一起去探討。關渡宮最早是由開山石興和尚用茅草蓋的,後來由於多次重修、改建的關係,關渡宮才有今日的容貌。 關渡宮的媽祖是由福建的興化府莆田縣湄州島的媽祖分靈來台,恭請了兩尊媽祖渡海而來。那為什麼要選在關渡呢?因為以前的關渡(即干豆),象鼻穴臨三潮勝景之濱,山明水秀,所以便選為蓋廟的地方。而靈山廟這個名稱,則是在乾隆十五年(西元一七八六年)重修時,奉祀天上聖母,才改名為關渡宮。

相傳,在西元一八九五年時,廟口的三棵老榕樹,竟然在同一個晚上枯死,居民認為可能是媽祖在警告他們日後必有災難。果然,過了不久,日軍佔領了關渡,到處殺人、放火,但因居民早有準備,才僥倖逃過了這場災難。在更久以前,還有一個傳說:在建廟時,有個小山洞出榖米,以供匠人食用。但是有一些貪心的人,以為如果把洞挖大的話,榖米就能流多一點出來。於是他們就把洞挖大,但是榖米卻因而從此停止。嘉慶十有五年冬十一月,也就是嘉慶的那次大地震發生的時間。那天,居民、僧眾及執事,聽說關渡宮前廟埕有個女孩在戲球,便紛紛到那兒觀看。突然,一時天搖地動,寺廟、房厝都倒塌了,幸好無人受傷。大家才知道那女孩是媽祖的化身,顯聖示警。另外,還有最特別的媽祖顯靈的事蹟:一天晚上,當時關渡宮的住持正熟睡中,媽祖竟託夢給他。媽祖對住持說:在不久之後,淡水河的上游將會有木材順著河流流下來,你可以去撈起來,用來建廟。住持醒來後,雖然不怎麼相信,但確實是媽祖託夢給他的,所以也就半信半疑的去淡水河看看了。到了淡水河,想不到竟真的有一大堆木材,他趕緊去叫人來搬,當作建廟之材。

關渡宮有靈籤百首,是由當時的台灣知府蔣元樞及有名的關渡先生-黃敬一起提的(當時台北市有兩個非常聰明、有名的人。一個在北投區,也就是關渡先生黃敬;而另一個則在士林區,名叫曹敬。他們被居民們稱為「雙敬」)。據說,蔣元樞來台赴任時只提了九九首,而第一百首則是黃敬提的。有人說蔣元樞是為了試探關渡有無人才,才故意不提那第一百首;也有人說,蔣元樞提了九九首時,他是真的累了,所以次年再蒞宮時,命黃敬提齊一百首。但後人發現:蔣元樞和黃敬一起提靈籤百首之說,在時間上頗有疑點。黃敬於咸豐四年(西元一八五四年)榜歲貢,與蔣元樞上任相差了七十九年。那時,黃敬的祖父或者都尚未出世,蔣黃兩人當然不可能碰面。 關渡宮至今已有三百多年的歷史了(正確的說是三百三十九年)!大家都知道,關渡宮最早是個茅草屋,但是,為什麼他會變成今天這個樣子呢?這是因為關渡宮歷經了許多的天災人禍,被摧毀了很多地方,所以必須重修。當然,越修也就越「水」啦!他經歷過許多的風風雨雨,有著許許多多的點滴回憶,同時改建了很多次,才有今日的容貌。

關渡宮第一次重修是在康熙五十四年(西元一六六三年)時,易茅以瓦。才剛建好的媽祖廟,三年後就進行整修,可能是當初的草茅是因陋就簡的緣故。第二次重修是在康熙五十四年的時候,離第一次重修才短短四年,剛易茅以瓦的關渡宮馬上又大興土木,「移建山麓(ㄌㄨˋ)」。乾隆四十七年,第三次重修關渡宮。道光四年時,關渡宮第四次重修。關渡宮在重修石碑上,除了列總理陳愿(ㄩㄢˋ)淡及董首姓名之外,也把住持僧奕修的名字刻了上去。此外,石碑上也有當時樂捐銀元之人的姓名。乙末年割台後,關渡宮進行第五次重修,並由山後遷至現址。這次整修,共支出銀元一千兩百七十六銀元,當時的董首林大春先生就捐出了兩百八十五銀元。民國四十四年,第六次重修關渡宮。屋頂首次做成「歇山重簷假四垂」的形式,到了西元一九六六年,完成前殿五開間的隔局。

民國八十五年,關渡宮進行改建,也增建了許多其他的寺廟,如廣度寺,還建了木雕館,不過目前尚未完成。關渡宮原本是內政部制定的三級古蹟,但是卻因民國八十五年的改建,破壞了原來純樸的古廟風格,所以被取消。

建廟的地景位置:大多數的媽祖廟都建於水岸或市集。先輩學者推測:關渡宮會建在山上,是為了防患洪水,不過,還有個原因:假如說關渡宮建在山上的話,在海上航行的船隻,就能以他作為目標,不會在海上航行時迷失方向。關渡宮選建在山頭,頗似湄洲祖廟,在台灣屬於罕見。

與洋行的關係:台灣的媽祖廟多為移民或郊外修建。同治2年時,關渡宮因咸豐開港,關渡設卡,其丁酉重修石碑,竟然有洋行捐銀修廟,是全台難得一見的案例,這是淡水開港後,洋、漢互動之稀有而且珍貴的現象紀錄。

8.關渡沼澤區的河口生態

關渡沼澤離淡水河出海口約十公里,每天兩次漲潮,海水都可侵入,因此沼澤區內的鹽度變化很大。鹽度的變化大,對一般水棲的生物而言,是種非常惡劣的生存環境,想要在這裡生存,就要有特殊的適應方法,否則無法生存。因此經過長期的演變,能適應這裡的水棲生物種類不多,但一旦能適應時,因競爭對手少,牠們在數量上非常龐大,如在關渡見到的植物和螃蟹都是種類少而數量多。

在關渡沼澤區所見到的植物主要是蘆葦、茳茳鹹草、藻類及日漸增多的水筆仔,放眼望去,整片沼澤除水筆仔漸成紅樹林外,幾乎都是草的天下,我們稱之為草澤。而蘆葦、茳茳鹹草都是一年生植物,主要生長季在春夏兩季。到了秋天,大部份的草會枯黃,在強勁的東北風吹襲下,枯死的莖葉會倒折在水中,慢慢分解腐爛,分解成細小的有機碎片,這些細小的碎片就能供養許多生活在泥地的小動物及鄰近水域內的魚蝦貝蟹,牠們的幼體數量多,都是遷移水鳥所喜愛吃的食物。 再者,沼澤區供養的許多小動物如招潮蟹、兩枚貝類、玉蜀螺、沙蠶、彈塗魚、及多種魚類的幼苗如烏魚…等,不僅是鳥的食物,其中經濟價值高的文蛤、紅蟳也是我們的佳餚。

泥地上最常見的是網紋招潮蟹,只有雄個體具有一隻巨大的螯,牠時常揮舞著巨螯,有如不停的對海水招喚一般,其實牠的大螯,主要是用來吸引雌蟹的注意,每種不同的招潮蟹揮舞的動作都不太相同。另一種常見有趣的彈塗魚,牠的一雙眼睛長在頭頂上,可以注意四周及頭頂上的捕食者,一有動靜即鑽入泥洞中。牠的一對腹鰭癒合成吸盤狀,可以用來爬樹及岩石。另一對胸鰭突出,支持前進,能在泥地上迅速滑行。

沼澤地泥濘不堪,通常有一到二公尺深的泥漿,上層的泥地較硬,會發展成紅樹林,紅樹林也會形成一個特殊的生物群落。中層和下層的泥地仍然鬆軟缺氧,不適動植物生存,亦非常不適合人類活動,人為干擾活動少。又植物茂盛,隱密性大,加上食物豐富,天敵少,吸引了許多水鳥來這裡棲息及覓食。

關渡堤防內地勢低窪,常遭水患,大部份土地經開墾成為水田,小部份是不適耕種的低窪草地和淺塘。這裡的植物種類多,主要有禾草類的狗牙根、早熟禾、巴拉草及五節芒,其它有蟛蜞菊、羊蹄、龍葵、決明、黃槿…等,植物本身提供了棲息場所,植物的果實及棲息其中的昆蟲也吸引了許多其它的候鳥來此處覓食。

淺塘中也有許多軟體動物、小魚、水中昆蟲棲息著,每當漲潮時,水鳥紛紛飛入堤內休息和覓食,是觀賞鳥類的最佳時刻。總之,關渡正好位在所謂的生態交會區上,它正在河流和海洋生態系及陸地山丘生態系的混交區,所以可以看到棲息在兩個不同生態系中的生物,是非常好的生態教室。

參考資料:台北市野鳥學會編,〈關渡生態保育區—自導式賞鳥圖〉。

9.關渡遺址

台北民間諺語:「好柴不會流到關渡門」,所指的關渡本地也是凱達格蘭原住民所泛稱的「嗄嘮別」。這塊土地夾著火山碎屑岩的地質發現有史前的文化遺址。根據考古,遺址位於今日馬偕護校、關渡宮、關渡門(基隆河與淡水河交匯口)附近,這些遺物的面積廣闊,覆蓋的深度也頗可觀,概分為二種文化系統:一是「圓山文化」系統(約四○○○ 至二○○○年前),遺址位於關渡宮上方,出土文物以磨製的石器、罐形陶器及貝塚為主,包括肩石鏟、靴形石、石簇、錘形石器、肩石斧、鍛石錛等史前人類所使用的漁獵農耕用器,從這些不同的器形器物可以猜測,關渡附近的山區都是良好的狩獵場所。另一種文化系統稱為「十三行文化晚期」系統(約六○○至七○○年前),遺址主要位於馬偕護校附近,主要的出土物包括石器、陶器、玻璃手鐲,耳環和上釉的陶瓷片等較高溫製造的器物。從關渡附近山區和沼澤區的地理方位來看低矮的山坡、廣大的平原和河流濕地的生態,這裡不僅提供魚、蝦、貝類的生長,也有豐富的獵物,表示該地原始部落很容易以長期定居性的方式在此形成聚落。